镇厂大集——流动的盛宴

2019-01-16 |    涞阳采风 浏览量:

  周末,回镇厂办私,遇到大集,前进不能,后退不得,难受,但也欣喜。

  电商时代,我们隔着屏幕浏览商品,可精准查找,可迅速下单,成交的效率令人发指,但就是觉得缺点什么。

  思来想去,缺人性。


  大集,就完全不同了。卖货的人和买货的人各怀心思却又煞有介事,价讨得嘹亮,还得磨叽,每一场交易都具备完整的故事结构,从要约到承诺,买卖合同的签订过程极富喜感,貌似吵吵闹闹、乱乱哄哄,但却拥有内在的工整秩序,是家乡最高规格的戏剧盛典,是乡村版楚门的世界。


  除了贸易功能,集市还可以满足三坡人民的社交需要,你看那些大姑娘、小媳妇,个个花枝招展,她们是来走秀的;小伙子、老爷们,人人荣光焕发,他们有些是来求偶的,镇厂大集有一条隐蔽的战线,名字叫“非诚勿扰”。


  大集是音乐会,你在这里几乎能听到所有全中国最热闹的网络金曲;

  大集是服装节,从波西米亚到太行风情,混搭参差,奇鞋异帽,无一不彰显了我九龙人民热爱生活的浓烈情调;

  大集是汽车展,张三、李四,就算修了新路也要从这条旧路上挤,在豪车上被万众瞻仰,是逼格之外的逼格;

  大集是嘉年华,西化的影楼和古旧的商店,到处都写满了故事,徜徉在人潮人海之中,你浪荡得像一尾鱼——自我即是自由。


  但,集终究是集,我们汇聚在这里,是为了满足各自的需求,通过交换的方式丰富彼此的生活,完成无中生有奇迹。这绵绵无绝的资本主义尾巴生动、有趣、效率、甜蜜,在此间商品的道场里,每个人都在透过交易来宣泄智商,每一件陈货都因为遇到识货的买家而被赋予终极的意义,这是封闭社会永远都不会拥有的鲜活体验。一个乡村里有中国,一个集市里有世界。

  小时候,特别喜欢赶集,那时候的集被安置在北庄干涸的河道里。农历逢一遇六,来自沟沟港港的男女老少,骑着自行车、开着拖拉机,或者安步当车十几里,脸上没有疲惫与沮丧,而是写满了憧憬与幸福,一件花袄、几棵白菜就能满足他们质朴的愿望。


  那集市,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,是拥挤的也是悠游的,是买卖更是仪式,是记忆里温情脉脉的风景,是桥梁——连接物,连接人,连接时代,更连接每一个孤独的灵魂。

  海明威说:“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,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,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。”我不是海明威,也没有去过巴黎,但于我来说,镇厂的大集就是我的盛宴,从过去延绵到现在,永远都不会枯竭。

  忽然,想小时候了……